传统├湖湘文化篇

湖湘文化形成与发展的自然环境

湖南是位于中国南方的一个内陆省份,因域内四大河流之中最长的沅江及最大的湘江之中下游流域作为古人类的聚居地被人们所认识和命名,故域内之中北部在先秦时期已经被称为“沅湘”之地(见王逸《楚辞章句》);随着湘江全流域的不断开发,又湘江是贯通全省南北的最大河流,故至迟在汉代已经被称为“湘”;然而,最早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并被载诸古籍的是烟波浩翰的“八百里洞庭”,在先秦诸多古籍中,已经被作为中国域内专有名字“五湖四海”的“五湖”之一反复提及,该湖又是古代中原进入湖南的必经之地,如传说中的舜帝南巡及娥皇、女英二妃后之追随,便都是途经洞庭湖,因而与湖南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隋代之前,相对于中原来说,湖南地处偏僻,作为一个独立的、较为完整稳定的政治区划尚未确认,所以湖南的版图或分或合,变易不定,名称也变化不一,至唐代,随着政治经济中心的逐渐南移,湖南在全国的地位日益提高,在当时的各种文献中,“湖南”、“湖湘”之称呼便络绎而出。前者之得名便是因为其位于洞庭湖之南,后者则是“洞庭湖”与湘江简称的组合。从此,前者变逐渐成为湖南地理行政区划名称,后者就成为湖南的代称之一。
一、湖南自然地理概况
湖南省位于中国中南部的长江中游,周边与江西、重庆、贵州、广东、广西,湖北交界。全省东西直线距离667公里,南北直线距离774公里,总面积21. 18万平方公里。因全省大部份地区在洞庭湖之南,故名“湖南”;又因省内最大河流为湘江,而简称“湘”
湖南气候属大陆型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四季分明,日照充足,无霜期长,雨量充沛。全省年日照时数为1300-1800小时,年平均气温16-180C,年降水量1200-1700毫米,适于人居和农作物、绿色植物生长。
湖南境内水系比较发达,湘北有洞庭湖,为全国第二大淡水湖。湘江、资江、沅水和澧水4条大河,分别从西南向东北流入洞庭湖,连接长江。全省天然水资源总量为中国南方9省之冠。
湖南是著名的“有色金属之乡”和“非金属矿之乡”,全世界已发现的160多个矿种中,湖南有141种,其中锑、钨、锰等41种的保有储量居全国前5位。
湖南的动、植物资源丰富,覆盖面广,幸存有世界罕见的五大植物“活化石”一银杉、水杉、水松、银杏和珙桐。
(摘自湖南省政府网)
二、湖南自然地理环境对湖湘文化所产生的影响
钱基博先生曾经就湖南自然地理环境对湖湘文化所产生的影响发表过独到的述评,他认为:“湖南之为省,北阻大江,南薄五岭,西接黔蜀,群苗所萃,盖四塞之国。其地水少而山多,重山叠岭,滩河峻激,而舟车不易为交通。顽石赭土,地质刚坚,而民性多流于倔强,以故风气锢塞,常不为中原人文所沾被。抑自风气自创,能别于中原人物以独立,人杰地灵,大儒迭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宏识孤怀,涵今茹古,罔不有独立自由的思想,有坚强不磨之志节。湛深古学而能自辟蹊径,不为古学所囿。义以淑群,行为厉己,以开一代之风气,盖地理使之然也。”—-地理环境决定论。
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经济基础又是与生产方式及生存状态密切相关的,生产方式及生存状态不不能不受到地理环境的重要影响。地理环境在不同程度上制约和影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产发展和分布,决定着它的经济活动的发展方向,但是我们也不能把地理环境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和作用夸大为决定性的力量,地理环境不能决定社会的性质,更不能决定社会的更替,只是制约或者延缓社会的发展速度。
湖南自古就是典型的农耕文明,大部分地区没有大规模的、集约式的、现代化的农业生产,更多的而是小农经济,地里环境的封闭、交通的不便,必然阻碍商品经济的发展,势必就会影响到人们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就湖南地貌而言,虽然号称鱼米之乡,但整体来说,山地丘陵居多,适宜农耕之地太少,也形成了三大地域文化类型:其一为滨湖(洞庭湖)平原地区,是一种典型的稻作农耕兼及渔业的生存方式和文化类型。其二就是以湘江流域为中心兼及资江、沅江、澧水流域中下游部分地带的丘陵盆地相间地区,是一种稻作农耕与渔猎混杂的生存方式和文化类型。其三就是湘东、湘西山区、湘南,是一种以旱土农作兼及狩猎的生存方式和文化类型。
基于湖南这种地理现状,缺乏土地资源促使人们不得不精耕细作,精打细算,致使在外省人眼中的湖南人显得更为勤劳笃实,长期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求生存,孕育出了湖湘民众吃苦耐劳的品格和坚忍不拔的性格。钟灵毓秀的山山水水,使得湖湘子弟的思维更为敏捷、更为灵动浪漫;域内地貌环境之间的剧烈反差,有孕育着湖湘人激越冲突的文化思想,周遭被山水所阻隔封闭的地理环境,培养了湖南人的独立意志,但同时也使得湖南人相对于外省人来说显得较为保守。在自然经济状况下的传统农业社会中,作为最基本生产资料的土地既不会增多也不能增值,即使是从政经商也受制于资源匮乏的限制,使得湖湘子弟中有志者大多只能走出家乡,走出湖南,也总是渴望着外部世界,在更为广阔的天地中才能尽显自己的聪明才智,就这就导致“楚才晋用”的原因之一。
本文资料来源于聂荣华、万里主编、湖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湖湘文化通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