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YY的幸福生活80、山头的神仙 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表面上,一切都又回复了平静。山头的大神,也都若隐若现地浮了回来。 有来自…
  • 鸡和蛋 某日,我家的小朋友在看书,书上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小朋友毫不迟疑地说:当然先有蛋! 为什么呢? 蛋…
  • YY的幸福生活79、殃及池鱼 所有人都知道,小谷的离职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一件很平常的小事,集团、事业部、公司的高管都在第一时…
  • YY的幸福生活78、试探 刚回办公室,YY就感觉到一些异常,同事们的眼神有点漂浮,都很关注人员的进出,直觉告诉他,肯定发生了什…
  • 碎碎念 感觉与世界隔绝 困在自己的世界里 坑里呆久了 就成了青蛙 总以为那几方的视域,就是世界的全部 很多时…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观点├现代农业路

从隆平超级稻安徽绝收看农业企业的转型

隆平超级稻种两优0293,2014年在安徽蚌埠等地区遭受极端天气而绝收。近端突然升级发酵,成为最火的事情,虽然隆平的股份没有受到影响,也就是说股票没有人被做空或者被浑水摸鱼。但纵观矛盾的焦点已经发生转移,从一场因自然极端天气的影响造成的绝收,转移到了国家粮食安全、转移到了超级稻的审定等上面来了,也就是幕后人把矛头指向了当前的稻种审定体系,也就是行政审批领域,莫非另有图谋?
湘军统帅曾国藩曾说:未来不迎,当时不杂,过往不恋。而当前事件的焦点不是在事件本身,而是夹杂了太多的火点。从事件本身来看,稻种绝收的本质原因有两点,一是两优0293本身稻瘟病抗性不强,二是种植区原为稻瘟病轻作区,但由于当年的极端天气,诱发了稻瘟病的规模爆发。也就是说原本抗性不强的品种在稻瘟病轻作区碰上了稻瘟病的规模爆发,结局就是绝收。这本身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处理的重点应该是善后赔偿问题,不应是在品种的审定或者产品的宣传,更牵扯不到超级稻产量高、水稻年均产量低甚至进一步上升到质疑超级稻维护国家粮食安全这一层面上来。
问题的关键就是赔偿没有达成一致,赔偿标准未达成一致,如果按照稻种理论产量或者实际年均产量计算来赔偿,那可定不是一笔小数字,比如俺500公斤/亩,晚稻保底收购价135元/百斤,一亩地的赔偿就达到1350元,1万亩、2万亩?将是多少?没有具体去核实,出现类似的事件赔偿的标准是什么?比如物流快递们丢单的话是按照运费的倍数来赔偿。
当然,一方是上市的行业大佬企业,一方是老百姓,也相信最终事情能妥善处理。但从事件当中,还有不少值得我们反省的地方:
一是农业保险推广了很多年,一直不温不火,如果此类事件有保险?赔偿是不是更容易。
二是企业商业模式的转型。新常态、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消费者去选产品到企业为消费者定制产品的转变。农业企业的商业模式也应转型升级,从当前单一的销售产品升级到销售服务,也就是从当前直链式销售(育种企业->种子销售企业->经销商->农户)升级为以产品服务为核心的圆环形销售,提供种什么?怎么种?种出来后怎么卖个好价钱的一系列服务?这是因为:
1、农村的种植主体发生了变化,农村种植经营收入不再是收入的主要来源(主要收入来源是作为农民工的工资性收入),农民对于种植的重视程度大大降低,大部分是撒下种子后就外出打工了,等着收割。要么就是土地被一些大户或者企业集中种植,这些大户的技术水平难以撑起规模化种植,很多都是社会资本初次涉入农业,根本不具备农业规模生产能力。
2、生态环境的变化。因生态环境的破坏,极端天气屡有发生。
最后希望通过安徽绝收事件,给农业种业企业敲响警钟,及时调整商业模式,引领变革,适应新常态、互联网+农业发展的需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