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社保政策的一点思考 因为社保政策的更新,网络里一片哀鸣,很多人都只是人云亦云,缺少独立思考,图个手快,一点就转而已。也许…
  • 滴滴为什么不开发使用预警系统? 乐清女孩搭网约车被害,再次把滴滴推到了风口,以滴滴的分量,还不会从浪尖摔下来。刁滴滴的是主流,也有人…
  • 迷失的亲情之外公 每次想起外公,总以为他还生活在故乡的小村子里,蹲在路边抽着烟,玩着跑胡子,其实他已经早已离开。最后一…
  • 放下的时候 《放下的时候》 作词、作曲:谭旋;演唱:刘烨 这些年过得有些疲惫 常常半梦半醒间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拼…
  • 碎碎念 – 世界杯 碎碎念 - 世界杯 四年一轮回,盛宴,也是恩怨,有世仇,也有新恨。喜与乐,尽在球门之间,有英雄,也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观点├现代农业路

作物品种审定: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10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对种子法修订草案二审稿进行了分组审议。根据修订草案第15条,保留现行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制度,同时将审定范围由法定的五种、农业部门和各省可以各自确定其他一至少二种,减少到保留法定五种,即水稻、小麦、玉米、棉花、大豆。也就是事实上的28种减少到5种。 但是,因为农作物的地区差异,一些局部区域的大面积作物并没有列入审定范围,比如油菜、马铃薯。
立法机构从以前的保守来了个大跃进,或许有舆论的原因、或许是本身的失职,某某拿国外的现状来对比。却很少有人真正去探讨某项制度实施的现状基础差别在哪里,于是盲目了、跟风了,推卸责任了。从品种审定制度来看,与其对应的是某出品种出现问题时的赔偿与处罚制度。主体是谁其实跟谁审定关系不大。
从当前其实来看。每个品种都可以审定或者申报,可以是企业自主选择,也可以是按照企业规模来设定,比如有赔偿能力的规模型种业企业可以品种申报,那些小企业就必须审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