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社保政策的一点思考 因为社保政策的更新,网络里一片哀鸣,很多人都只是人云亦云,缺少独立思考,图个手快,一点就转而已。也许…
  • 滴滴为什么不开发使用预警系统? 乐清女孩搭网约车被害,再次把滴滴推到了风口,以滴滴的分量,还不会从浪尖摔下来。刁滴滴的是主流,也有人…
  • 迷失的亲情之外公 每次想起外公,总以为他还生活在故乡的小村子里,蹲在路边抽着烟,玩着跑胡子,其实他已经早已离开。最后一…
  • 放下的时候 《放下的时候》 作词、作曲:谭旋;演唱:刘烨 这些年过得有些疲惫 常常半梦半醒间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拼…
  • 碎碎念 – 世界杯 碎碎念 - 世界杯 四年一轮回,盛宴,也是恩怨,有世仇,也有新恨。喜与乐,尽在球门之间,有英雄,也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幸福的距离

七月星城的傍晚,处处都还弥漫着一股燥热,水泥路面拼命向行人输送着热量,下班后,他匆匆地朝公交站点跑,正是下班高峰,每辆车都塞得满满的。皱了皱了眉头,和往常一样拼命挤上了一趟大巴车,感觉整个人都被架空了,车厢里很闷,甚至有点窒息。有时候在想,人如果也能像小动物一样也能蛰伏就好了,如果可以,这个夏日,真想蛰伏着度过。

一步步往车厢里挪着,可恶的是这座城市的公交车没有几趟有空调的,他明显感到了身体在不停的冒水。天啦,终于挪到一个窗口边了,终于可以吹吹风了,虽然是热风,还是感觉惬意多了。车厢里渐渐空了起来,也凉快了不少,他打量了一下车厢,心里嘀咕着看样子到家里后才能坐下来歇会。Hoho,不错,右边居然还有个美女,至少感觉是个美女,披肩长发,不晓得什么时候上来的,也不晓得会在那个站点下。只是车厢里里有点暗,看不很清楚女孩子究竟长怎么样,看来这是挤公交车的最大好处了,运气好说不定还可以多碰上几个美女,不过这年代嘛,挤公交车的美女好像越来越少了。

他朝右边挪了挪,眼睛又朝前多伸了几厘米,哦,轮廓还有点熟悉,还像是某年某月见过的女孩!女孩也好像感觉到了他炙热的目光,也朝这边看了一眼,表情也不那么自然起来。借着窗外的灯光,他仔细的看了看,是噢,真有点面熟,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个女孩的身影,会是他?他摇了摇头,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是他在学校读书时认识的一个女孩,一起看过几场电影,他毕业后去了远方的一座城市,就没有再联系了。去年回到星城时听同学说,他毕业后开始在学校傍边开了个精品书屋,再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他还沉浸在回忆里,恍惚中,身边有人下车了,空了个座位,女孩朝这边看了看。他不由自主地朝女孩笑了笑。

女孩轻轻的说了声:你不坐吗?

他说:噢,我就在前面下,你坐吧。

女孩说了声谢谢便坐了下去,眼睛一直看着窗外。

奇怪,这声音怎么也有点熟悉阿,他刚准备对女孩说觉得他很面熟,低头一看女孩一直看着窗外,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

窗外渐渐暗了起来,他一直还在对比着那份神态、那份声音,不断地肯定然后再否定、再肯定。就是不敢去问问眼皮底下的这位女孩,好像很还害怕最后的答案。心里说如果过了某某站,女孩还没有下车的话,就一定同他打招呼,问他叫什么名字!站点过了一个又一个,女孩一直都没有下,他也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心里把那句话重复了很多遍,可是一直没鼓足勇气问问这位陌生但又感到熟悉的女孩。女孩有意无意的不停的抬头打量着车厢里,脸上的那抹微笑,也一直刺激着他曾经熟悉的记忆。

某某站到了,有没有下车的?他本能的哦了一声,马上接着说没有,女孩扑哧的笑了一声,本来他应该在这里下车的,突然又不想下车了。再过3个站点就是终点站了。不能再犹豫了,有什么好怕的,他不断地鼓励自己,心里也在默数着数字,10、9、8….

嗨,你好!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他感觉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

女孩迅速的抬起头,微微一笑说:你好啊,你终于舍得跟我打招呼了啊?。

哪里呢,这么年没见了,我不敢相信这么巧呢,他惊喜而又尴尬的回答着

下车后他们一边一边聊了很久….

回到家里,他慢慢拾掇着这段回忆,心里却一片寂静,人们喜欢收藏旧物,是因为那上面有时间,或许还曾留用自己最美的青春年华。缘分是什么?幸福是什么?或许,幸福只属于那些缘分来临时富有勇气的人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