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社保政策的一点思考 因为社保政策的更新,网络里一片哀鸣,很多人都只是人云亦云,缺少独立思考,图个手快,一点就转而已。也许…
  • 滴滴为什么不开发使用预警系统? 乐清女孩搭网约车被害,再次把滴滴推到了风口,以滴滴的分量,还不会从浪尖摔下来。刁滴滴的是主流,也有人…
  • 迷失的亲情之外公 每次想起外公,总以为他还生活在故乡的小村子里,蹲在路边抽着烟,玩着跑胡子,其实他已经早已离开。最后一…
  • 放下的时候 《放下的时候》 作词、作曲:谭旋;演唱:刘烨 这些年过得有些疲惫 常常半梦半醒间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拼…
  • 碎碎念 – 世界杯 碎碎念 - 世界杯 四年一轮回,盛宴,也是恩怨,有世仇,也有新恨。喜与乐,尽在球门之间,有英雄,也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职业介绍所

厂子破产拍卖了,连二、三十平方米的单身宿舍也没有了。谭江提着行李离开的时候,有股重重的失落和无助,茫然中,打拼了若干年后,在一夜间又回到了起点,只是口袋里多了几毛钱。

在出租屋里睡了几天后,谭江还是感到自己太窝囊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至于缺少什么,一时自己也说不清楚。老在家里睡觉也不是办法,听说过几天市里有一次大型的招聘会,上千家单位,上万个职位。这天,谭江特意起了个早床,清早就赶了过去,原以为自己够早的,没想到会场上已是黑压压的一片,顿时傻了眼,每个招聘单位的面前都围了一层又一层,所有的人手里都抱着一大叠材料,还有红本本,蓝本本什么的,只有谭江最潇洒,两手空空,结果可想而知,谭江挤出了一身臭汗,踩痛了双脚,得到只是抱歉,人家不是嫌年纪大了,就是嫌没该职位的经验;有时还有一丝微笑,那也是他的最大收获了。

回家的路上,谭江,有点丧气。不知道自己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也不时茫然的看看身边闪过的行人。刚到火车站旁边,一陌生男子侧身问道,兄弟,找工作吗,我们这里有很多工作,跟我去看看吧!边说就边拉住了谭江,还把手头的一张有点皱的招聘信息递到了谭江眼前。
谭江看了看那个人,看起来不让人怎么放心,有点迟疑,脚却不由停了下来。陌生男子一看,感觉机会来了,赶紧催促道,兄弟,去看看吧,去晚了好职位就被其他人挑走了,现在找份工作也不是很容易呢。

犹豫中,谭江就被陌生男子连拉带抱的带到了介绍所,介绍所很简单,一间房子,一张办公桌,一个女人在打着电话,后来才知道那是主任。门口站着几个年轻人,穿着怪怪的,女人听见有人进来,头也没抬,说,找工作吗,先交100元,然后填表,这声音好像就是从鼻孔了冒出来的。

怎么就要交钱啊,我工作都没看到呢,谭江说。

终于那个女的终于抬起了头,看了看谭江说,刚到城里来吗,这叫中介费,也就是介绍费。模样还是个帅哥啊,想做男公关吗?待遇很好的。
男公关?干吗的啊?

女的只是笑了笑,没说。

谭江觉得有点不对,说,可我没带这么多钱啊,下次交怎么样。

此时,门口的几个人冲了过来,100块都没有,还找什么工作,想找砸是吗?

谭江慌了神,从来没见过这阵势,只好掏钱填表。

女主任结果表格装模作样的看了几眼,重复了电话号码说:你先回去吧,有合适的我马上通知你,看你的资料应该一个月可以搞定工作。
接下来的只能是等待,一周后,谭江接到了女主任的电话,叫他明天8点到某某公司面试,谭江高兴的一个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就跑了过去,结果别人一个月前就招好了。后来又去了几家,实用期还没过就莫名其妙的被炒了。

工作没找到,还赔了钱,谭江一肚子火,真像去找那个女主人算账,可是一想到门口的那几个年轻人,谭江的腿就开始有点发抖了,唉,退财消灾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