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社保政策的一点思考 因为社保政策的更新,网络里一片哀鸣,很多人都只是人云亦云,缺少独立思考,图个手快,一点就转而已。也许…
  • 滴滴为什么不开发使用预警系统? 乐清女孩搭网约车被害,再次把滴滴推到了风口,以滴滴的分量,还不会从浪尖摔下来。刁滴滴的是主流,也有人…
  • 迷失的亲情之外公 每次想起外公,总以为他还生活在故乡的小村子里,蹲在路边抽着烟,玩着跑胡子,其实他已经早已离开。最后一…
  • 放下的时候 《放下的时候》 作词、作曲:谭旋;演唱:刘烨 这些年过得有些疲惫 常常半梦半醒间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拼…
  • 碎碎念 – 世界杯 碎碎念 - 世界杯 四年一轮回,盛宴,也是恩怨,有世仇,也有新恨。喜与乐,尽在球门之间,有英雄,也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老李

老李曾是新疆建设兵团的一员,在部队学了不少农业知识,也结实了一批专家大佬。退役后,在老家当起了科技示范户、致富能手,也种起了香蕉。据说品种是他从海南引进改良的,美其名曰湘妃蕉,香蕉名字的来源还有出处,来自当地的“舜帝南巡,湘妃寻夫”历史文化典故。香蕉园被一些摄影爱好者们叫做巴厘岛。确实,在湖南这地方弄片香蕉园,有点不可思议,至少在历史记载中没有过。

但在大多数人里。老李也就是疯子,至于他叫什么名字,绝不大部分人都不关心,只是背地里疯子、傻子地叫着,也有人李总李总的叫着,不知道是不是揶揄,对于我来说,他就是老李,和我一样,一辈子的农民。在我认识他的这些年份里,除了为他母亲守孝的三年,多数时候还是一个老兵的生活习惯,从头到脚,还是清一色的军人装束,有五角星的黄绿色帽子,黄绿色的围巾,黄绿色的衣服裤子,一双运动鞋,背着一个重重的黄绿色旅行包。

老李最大的特点就是天马行空、不着边际。

与老李有过三次合作的机会,但都没有成功。第一次是零九的时候,当时我正在做一个农业项目,老李拿着县里大领导的推荐找到我们,希望和我们合作一起种植开发香蕉产品,把香蕉栽满河流山川,由于老李表述的跳跃性、以及对于技术的遮遮掩掩,最终没有了下文,后来听说一家上市公司有兴趣要收购他老李的技术,但还是不了了之。

第二次已经是一四年了,我已经在另外一个集团公司负责农业事务,老李想见我们董事长没见着,最后从我们总部来到长沙的农业事业部办公室守了几整天,终于在某日的下午,碰到我,看到他,我立马就想起几年前的那个种香蕉的老李。老李变化不大,还是那样不修边幅,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小女生、他的女孩。这一次,他画了一个更大的饼、他的湘蕉帝国,他的湘蕉银行,思维也游得更远,日本、以色列、土耳其到过内的投资者,掏出手机给我看那些大领导、院士们、投资者的电话记录、短信记录等等。手机还是以前的功能机、电脑还是以前那台笔记本。不想去验证那些电话的真实性,从现实看,我们也确实需要一个特色水果的项目,但最终还是搁浅了。

第三次是一六年,老李打了几个电话,邀请我们去他老家,帮他竖旗撑门面,估计是想在家东山再起。老李非常客气,帮我们订了当地最豪华酒店,接触了一些人后,我们还是提前离开了,电话里老李哭了很久,做了二十多年的梦,就如同他心中的伊甸园,最后都破碎了。

如今回头想想,老李其实不是疯子,更不是傻子,只是到目前为止,他确实没有成功,也许永远都不可能成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