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定格的记忆

紫色玫瑰

周末的晚上,外面飘着雨,他搭车赶往市里,手里拿着一束紫色玫瑰,显然是要送给她的。手机响了,熟悉的铃声,光良的童话,是她打来的,她轻轻地说:她准备下个月结婚。他笑了笑说,哈哈,这么快啊,恭喜你!放下电话,他感觉一片茫然,他远没有通话时那么轻松,更没有外表这么若无其事,玫瑰在车厢里不停的颤抖,心也一样。

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大学的校友,她比他晚一年考入这所省属大学。他喜欢她,她也喜欢和他呆在一起,一直没说出那三个字,不是青梅,也不是竹马,在他心中,她是他心尖的一块肉,或许,他在她的心中,就像胸前的那颗痣,深深的藏在某个角落,他一直不敢确认她的心思,好像一切却又明明白白摆在在那里。他不敢捅破这层纸,害怕就此失去她。因为他,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所省属大学,虽然这所大学并不是很适合她,况且她叔叔在她考大学那年,顺顺当当的爬上了省政府某部门的二把手,她去这所大学,最疼爱她的叔叔破天荒的狠狠地训斥了她,第一次训她,毫不留情的训她。她想,他应该知道她的心思,一直盼着他那双手,能从身后紧紧地抱住她。

他,还是以前那样,义不容辞的照顾着她,像妹妹一样的照顾着她,背过她的书包,背过她的人,却没有一次没有牵过她的手 ,没有一次抚摸过的长发。他喜欢陪她一起上自习,喜欢给她讲学校的变迁,也拉着她去认识更多的老乡、朋友。她喜欢他神采飞扬 的样子,喜欢他快乐的表情下那淡淡的忧郁,一直渴望着,在学校操场的台阶上,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看流星划过。可是,他一直沉默着,寂静的就像家乡的那座大山,熟悉抹杀了他唯一的那份冲动,喜欢她,只是在梦里双手穿过她的秀发。

三年后,他就要离开学校了,临走前,他们的身影在校园的梧桐树下,若隐若现,亦分亦离。他把思念吞回肚里,她用失望送他远行,他最终离开了这座城市,后来,他又回到了这座城市,他听别人说,她叔叔给她择偶的几个必须条件,他,一个条件也没有符合,那晚他第一次喝醉了酒,第二天又远走他乡,四年后今天,他回来了,带着她心爱的紫玫瑰。

放下电话,他默默地下了车,一个人默默的走着,紫色玫瑰在昏暗的路灯显得格外刺眼,很多假设的假设,很多原本的原本已经都不存在了,只有她荡漾在他的心里、他的梦里。

第二天早上,她的的门上多了一束紫玫瑰,带着晶莹透澈的水珠,可能是雨水,也可能是泪水。她怔住了,静静地看着,不忍去触摸这份美丽,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她最爱紫色玫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