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分行就叫诗

雨中观荷

雨中观荷
雷声 撕碎了了疯狂而来的乌云
暴雨 迟迟而至
等你的我
在池塘边上的小亭里
身影 凝成一尊雕像
雨滴
一群不知疲倦的滑水员
不断冲刺着
那窄窄的荷叶尖
田田的荷叶
终于不堪 雨滴的挑衅
风雨后
无奈的 把自己交给了
那一塘的泛黄
久侯不至的你
是否
还在试着推开那严实的雨帘
风雨
阻隔了我们的相偎
却无法 隔断
那段尘缘
2006-7-15 21:25:0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