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分行就叫诗

就是那个姑娘

就是那个姑娘
就是那个姑娘
就是那个姓氏
打碎了所有幼稚的梦想
注定此生只能一个人走
就是那段往事
就是那次多情
折腾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最后也只能忧伤的道别
就是那个傍晚
水波拍打着堤岸
最后一抹夕阳
吻了吻水边垂柳上的飞絮
淡淡地走了
就是那个傍晚
就是那个落寞的黄昏
孤廖的行人扬起了忧伤的眼睛
把晶莹的泪水应在远方的山峰上
就是那一声道别
就是那一丝微笑
荡漾了无数个不眠的夜
把所有的失望留给了那棵破碎的心
就是那个沉重的字眼
就是那颗受伤的心
负起了自己多情的岁月
同痴情痛恨在风雨后的路口相逢
写于高中时代
下午想写一点东西,突然发现文字这玩意儿已经离我而去了,猛然中感到了一丝悲凉,规规矩矩的生活中已经丧失了原本的激情,曾经一些所谓的自豪猛然间也荡然无存,看来散文和诗歌这东西,曾经自己最喜欢的东东,也不再属于自己了,只好拿以前初高中时的文字聊以自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