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分行就叫诗

六月的尾巴

六月的最后一周
天气异常的炎热
天气越来越热
博客越来越冷
冷到连自己都懒得去打理一下
青春没了
惶恐来了
身边的长辈
都在慢慢离去
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
也渐渐成为记忆
昨晚回到家
母亲说
幺外公走了,走得很安详,没有病痛,就像当年外公离去一样
说这话时,母亲靠在窗户边,久久望着窗外
窗外的几百里外,那就是我们的故乡,一个总在梦里出现的地方
那些长辈,很多年没见,有些人也永远不能再见了
比如外公,包括没有丁点记忆的爷爷奶奶
突然爷爷辈的老人中,只有外婆一个人了
多想对时间按下暂停键
让我回头去好好看看他们
曾经,我忘记带上他们的叮咛,也错过了他们慈祥的怀抱
(旧文,整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