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大雪满弓刀 小区的雪人,挣扎着不愿离去,不断提醒着路人,它曾有的美好。就如18年年底的这场雪,紧紧抓住屋檐、抓住…
  • 2018,再见 2018,最后的2天,迎来了漫天飞雪。很多人,不约而同提起了2008,想起的或是同样的大雪,或是被冻…
  • 一直很喜欢刘德华写的那首歌《悟》,是电影《新少林寺》的主题曲,每次听,感觉都不一样。 这个世界,已经…
  • 人人都爱当马云 国人是聪明的,就如不少抗日剧里那些日本人说的,中国人,大大的狡猾,这就是聪明的过度滥用。不少时髦的词…
  • 旧电脑居然突然好了 四年前,大致就是这个时候,一台用了几年的笔记本,因不可抗拒原因,把硬盘给换了,换了后,速度奇慢,就像…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诗歌├分行就叫诗

六月的尾巴

六月的最后一周
天气异常的炎热
天气越来越热
博客越来越冷
冷到连自己都懒得去打理一下
青春没了
惶恐来了
身边的长辈
都在慢慢离去
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
也渐渐成为记忆
昨晚回到家
母亲说
幺外公走了,走得很安详,没有病痛,就像当年外公离去一样
说这话时,母亲靠在窗户边,久久望着窗外
窗外的几百里外,那就是我们的故乡,一个总在梦里出现的地方
那些长辈,很多年没见,有些人也永远不能再见了
比如外公,包括没有丁点记忆的爷爷奶奶
突然爷爷辈的老人中,只有外婆一个人了
多想对时间按下暂停键
让我回头去好好看看他们
曾经,我忘记带上他们的叮咛,也错过了他们慈祥的怀抱
(旧文,整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