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大雪满弓刀 小区的雪人,挣扎着不愿离去,不断提醒着路人,它曾有的美好。就如18年年底的这场雪,紧紧抓住屋檐、抓住…
  • 2018,再见 2018,最后的2天,迎来了漫天飞雪。很多人,不约而同提起了2008,想起的或是同样的大雪,或是被冻…
  • 一直很喜欢刘德华写的那首歌《悟》,是电影《新少林寺》的主题曲,每次听,感觉都不一样。 这个世界,已经…
  • 人人都爱当马云 国人是聪明的,就如不少抗日剧里那些日本人说的,中国人,大大的狡猾,这就是聪明的过度滥用。不少时髦的词…
  • 旧电脑居然突然好了 四年前,大致就是这个时候,一台用了几年的笔记本,因不可抗拒原因,把硬盘给换了,换了后,速度奇慢,就像…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随笔├风眼看世界

从电视剧《风筝》看人的属性

电视剧风筝

人具有多重属性,个体的特性即自然属性(自然人),与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等等的社会属性,也就是生活依托关系(社会人);也有工作上依托关系,也就是组织人。这些属性分类倒没有参考论证,纯粹为了下面的文字而分,好玩而已。

一直喜欢看军事题材的影视剧(不喜欢看内战的谍战题材,害怕那种人性的流露),主要是与现实关联不大,无需由人及己,看就比较纯粹。总发现一个现象,一个GCD被抓后,总有果党的朋友、兄弟主动帮他疏通,争取脱罪安全脱身;而一个果党的被抓特别是被俘虏后,一般他在GCD的朋友兄弟都是主动与他划清界限,只有在组织的安排下才去碰面,去劝降,很少看到去营救脱罪的。果党行事是按照江湖规则,所以组织内就有派系,如什么黄埔、土木,浙江派、两广派什么的,很多时候组织的利益让位与江湖情谊,也就是社会人高于组织人。而GCD则完全相反,一般一个人现属于组织,然后才是家人,也就是组织人明确高于社会人,可能源于当时GCD不是执政组织,个体的力量太弱,一个人的生死荣辱很多时候是组织起决定性作用。

看了《风筝》后对于人的属性感觉更加强烈,所谓的大义(职责)和人与人之间小义的冲突该如何取舍,其实也就是人展现自己哪种属性。剧中的郑和宫就明显表现出了组织人和社会人的行事差别,比如假如通缉某个人,刚好是自己的兄弟或者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社会人发现了该人的踪迹,一般会先报信,而后再去上报组织,去抓捕,或者边报信边抓捕,然后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抓住了。组织人肯定就是边派人跟踪边上报组织,组织决定了立即抓捕。如果剧中的郑前面的经历的发生在G方,早就被停职检查了,肯定就不会发生其他的事情。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