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舍得 几年前,看见几条漂亮的鱼,甚是喜欢,还准备了好大一桶饲料。没多久,鱼挂掉了,舍不得那桶饲料,决定再买…
  • 慢工出细活 慢工出细活,是古话,一直以来总认为是要把活做细、做精、做好,是需要时间慢慢来打磨的。 直到前几天,老…
  • 八月流火,灼人灼心 流火八月,原以为会有很多感触,临了,半天想不出一个表情符号,诚如过去的五年,在,貌似发生了不少的事,…
  • 父親的軍旅生活 一 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喜欢看战争题材的电视电影,喜欢战争题材的小说,喜欢听与战争有关的故事,虽然哪…
  • 再说写字 书法是艺术,那是很高雅的玩意,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写字而已,包括不少自诩为书法家或者书法大家的人。 书…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随笔├风眼看世界

宫庶之死: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电视剧风筝

据说《风筝》这部电视剧被审查了好几年,整改幅度如《大秦帝国之纵横》,剧本尺度之大可想而知,不在于情节,而是关于人性、关于信仰,播放时又刚好在文统拉高音之际,让人不得不多想一下。

看了几集TV版,弄了个所谓的泄密版,通宵加旦、一鼓作气学习完,就如里面的老陆所说的一样,受不了、受不了,人性、人性、人性。总结起来有三个关键词:信仰、兄弟、公权力。

剧中鬼子六失踪后,宫庶说了杜甫的一句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一语成谶,相见便是终结。就如前文(从电视剧《风筝》看人的属性)所说的,两党不同之处,主要在于人的属性,组织人战胜了社会人。鬼子六评价小五道:跟宫庶比,你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就是执着,就是信仰。

其实,不管是三民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不缺坚定的信仰者,关键在于执行者的属性,就如宫庶所说,冒这么大的风险回来,主要是因为六哥,也就是支持他行动的不是信仰,而是兄弟之情。而从鬼子六的角度来看,所有关键时刻,首先考虑的是信仰是原则是职责,而不是责任,对老婆的责任、对女儿的责任、对兄弟朋友的责任,总表现那么单线条,只有组织,没有社会人的属性,更没有自我个体;反而没有了宫庶那么饱满的形象、丰满的情感,宫庶在信仰的支持,情义融入其中。从人的角度,宫庶是功能齐全,鬼子六倒是特殊材料制作的,当然,大部分D人都是这样的。

信仰三民主义的,鬼子六成了他们的死穴,一批批、一个个的在他面前倒下,成为囚徒、下了地狱。

也就如他自己而言:真儿走了、老陆走了、简之走了、孝安走了、今天宫庶也被抓了,只有他还活着。

确实,与他关联的人,只有他还活着,但是他可记得作为丈夫、作为父亲、作为六哥的责任?

有次聊天时,聊到了公司的管理,什么人适合当老板,当总经理,都说要心狠,心软的人不行,但是要什么狠法,像周志乾那样狠,但无情无义;而是像鬼子六那样狠,有情有义。

我想,想要有人自愿追随你,需要狠,那种有情有义的狠。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