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碎碎念 感觉与世界隔绝 困在自己的世界里 坑里呆久了 就成了青蛙 总以为那几方的视域,就是世界的全部 很多时…
  • 迷失的亲情之外婆 外婆的离去,是一代人的完结,切断了故乡与我最后的交点,从此,自己就是异乡的陌生人,故乡的山只是山,水…
  • 三农思路:工商业下沉到乡镇 当前存在两者经济生活形态,一种是以城市为中心的经济生活,一种是以乡村为基础的农业经济,也就是农村和商…
  • 农业:重品牌的连横时代 农业将进入重品牌的连横时代,未来农企的主要形态是全链规模农企和小而美的垂直农企,新入者投资方向将是重…
  • YY的幸福生活77、独立王国 长管中心是隆玖公司战略转进的指挥所,说到长管中心,就不得不提丁原丁总裁,曾是某央企老大的秘书,后回归…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随笔├风眼看世界

学霸的圈钱运动

近段,数学家丘老先生和北大又开始闹起来了,最后连教育部都跑来凑热闹了,姑且不说究竟为什么交恶?是否有私人方面的过节?但是透过这些事情,我们可以感受到学术界确实有很多黑幕、黑洞,自然也有很多腐败。社会上的流氓地痞游手好闲之流被称作恶霸,于是很多人都说,学术界也有很多学霸。记得去年丘老先生也说起过学霸类型的事,他说在美国举办国际数学研讨会的时候,本打算是打算邀请南方几个青年专家参加的,但是最后还是来了几个北方老专家。

其实能成为学霸也不容易,至少该领域内他是有功劳的,但是你不能一辈子就靠一个成果来圈钱,术业有专攻,尤其到了一定高度的专家们,更是专的不得了,理应做好自己的领域,可是很多人还是耐不住寂寞,到处去圈钱。记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某著名院士居然联络了十来个院士去申报非典相关的研究课题,申请经费几亿元,可是他们所从事的领域连生物技术这块都沾不上边,更别说疫苗之类的了,或许只有一个地方能靠上边,那就是钱。

上次开会时,闲聊中很多人都说到了汉芯造假以及北京方舟事件,无意中也对国字号项目基金也流露出了种种无奈,从市一级的科研项目到省再到国家的863、973项目,处处都可以看到学霸的身影,有人说,863之类的国家基金也没有了公信度,区区十年时间,国字号基金也都沦陷到了这种境地,不能不说其中没有学术腐败以及学霸的功劳。但是为什么学霸们能这么嚣张且肆无忌惮呢?

科技项目大都按名气的大小来拨钱,名气大的钱多得不知道该往哪里用,同一个项目换N个名字从市到省到国家一级级的去圈钱。没有名气的人自然就只有喝茶看戏骂娘的份了,能给你几杯茶钱那都是对你够客气的了!用国家的话来说就是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和谐社会就得资源优化,集中优势资源作大文章。自然大文章必须由该领域的老大们来完成,更何况学霸的弟子遍布各个重要部门,项目评审时谁敢说个不阿?那些被请来评审的专家们,首先都是走过场的,来喝喝茶,拿了红包就回家,因为那些项目进入下一轮一般早就内定了。其次就是既然是学霸的项目,自然这些评审专家们都是老熟人了,谁会拉下脸来呢?以前申报项目时,职能部门说现在增产之类的项目一般不再支持,可是学霸们一报,从市里到部里却一路放行,居然还是国家专项基金,我想,他的项目要是真能实现,老百姓也就不会还在过苦日子了。只是苦了另外一些名气不大的专家了,若干年来都在过着苦日子,没拿过国家的项目。

如果圈了钱回来,都安心做实事,那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都是打着“顶天立地”的牌子,顶天就是打造基础研究平台,培养专业人才,立地就是立足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可是当钱圈回来后,就几角钱花在了项目上?随着科技基金管理办法的改革,很多单位都是项目经费除了向单位上缴一点项目管理费外,其余都归课题组所有,更有单位规定每申报一个项目,申报人可以私人可分得百分之二十。余下的钱嘿嘿,平常大家能报的都拿来报销。科研项目缺乏第三方的监督,造成了科研经费挪为他用,上级职能部门都碍于面子,心里明白也装糊涂。项目评估时都是走走看看,吃吃喝喝,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前的数据拿出来校正以下,又是新发现新发明,一个专利硬要分成几个来报,出不了几年,咱们国家就能成世界上的专利大国,可是能转化为生产力的我想应该没有几个,每年那么几本厚厚的专利公告,可是市场上有多少新产品呢?出现的新产品还都是仿冒国外的。记得一次项目验收会上,主持项目的某著名学霸还没来的时候,下面的验收人员在嘀咕个不停,说这说哪,可是等学霸一来,马上就是一片奉承声,如此验收,学霸们能不安心圈钱吗?

前几天外地媒体报道了本省某著名大学里的贪污腐败造假案,一个区区的处长就敢贪污上千万元,不知道该高校有多少个处长。更让人心寒的时候,本地媒体居然都没有报道,更没入去深挖,有人说凡涉及高校新闻的都需教育厅/省宣传部核准,然后通报给当事学校后,媒体方可予以报道,如果真有此程序,那么高校就真成了世外桃源了。目前来看,学校和医院都是最缺乏社会监督的行业,不是不想去监督,而是鉴于各方压力,没人敢去监督。孩子大了,必须去读书,得病了自然就得去医院,这些地方有时候想不去都不成,除非你的孩子能自学成才,可是社会还是喜欢看你的国字号文凭。学校的失陷,就是社会道德沦丧的根源,而医院的唯利是图,更是社会公德和奉献精神丧失的体现,育人救人早被钱给替代了。看着那些专家学霸们高昂的挂号费,以及趋之若鹜的病人,看着那些莫名其妙的处方,以及处方背后高额的回扣,心不能不惊,血不能不凉!

学霸们的圈钱步伐没有停下来,专利就更不可能实用起来,市场上国字号新产品就更不会多起来。

2007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