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一句话总结(2017) 无问西东 鸡鸣君行早,断刀残剑江湖远,一山一水半江月,但慰沧桑; 犬吠客愁新,颌首低眉身影碎,那人那…
  • 迷失的亲情之叫我乳名的小姑妈 听大人们说,我有三个姑妈,一个姑妈在我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巧合的是,在她过世十几年后,我认…
  • 迷失的亲情之子乎者也 伯父过世时,就在春节前的两天,按照老家的习俗,过世的人不能在家过年,只能热葬热埋,所以没做什么道场,…
  • 雪,终于来了,就像带着光荣而又神圣的政治人物,在万众期盼的最佳时刻准时到达,在全国人民晒雪的城市行列…
  • 逼上绝路 逼上绝路 ——从祁同伟到杜霄 祁同伟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的反角,他陪衬的是正义的侯局长、陈局长乃至…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心情├光阴的故事

南京,起点 终点

一、
听说长沙晚上11点后又要开始查身份证了,心里咯噔了一下,有那么点紧张,自己的身份证就要到期了,马上就要告别那古老的15位了。更有不幸的是,上次出差时,检查身份证时,一查询居然说此号码不存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事情说清楚,要不还真得到派出所喝茶去了,说不定每天出去还能得到几分钱的苦力钱。

从长沙到南京,真觉得远,飞机太贵,火车太累。汽车嘛,总是不那么放心,就怕隔壁睡了个打呼噜的,整个夜晚折腾得不让你睡觉。不去办妥户口档案手续,日子又过不踏实,哎,放点血吧。当飞机屁股冒了几下烟腾空而起后,NND,油在烧,心在流血,N个盒饭就这么没用了。

二、

转档?带了商调函没有?人才市场的客服眯着眼看了我几眼,不紧不慢的问我。
商调函?当然有,花了几百块钱买的呢。
没有那个人才市场会免费给你开商调函的,必须要交了档案托管费才开的。你以前交了落户的费用没有?
这个我就不知道,按理说,应该是公司交了得,要不我能落户南京嘛?
客服拿着计算器轻轻按了几下,迅速的写下了一串数字,10块钱1个月,感觉还是挺便宜的。
交完钱,还得去看望一下代理部的部长,部长签字同意后,才能转档。部长推了推眼镜,轻轻的说,刘同学要把档案转回老家去啊?
刘同学?心里一激灵,毕业这么年了,这是第一句可能也是最后一句同学的称呼了。赶忙回答说“是的,部长,现在在老家上班,来趟南京不容易,还是转回去算了。”
三、

警察妹妹说,你要迁回原籍吗?不做南京人了啊?
我点了点头,笑笑说,人老了,该回家了!
警察妹妹再次看了看我,也笑了笑。
在警察妹妹的几个微笑间,我从小南京变成了老南京,最后也南京也不是了。
有时候还真羡慕户籍警察的那只笔杆、那枚方形的小章,区区几个字就能决定了你的去留,或许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户籍制度的魔力吧。

四、

再次来打火车站,想听听玄武湖的水声,可惜,太阳大大的,风,确实静静的。
那年,就是从这里开始,我成为了小南京,今天也从这里开始,我回到以前开始的地方。终点再回到起点,不仅仅是一个梦想的破灭,有时候想,如果当初不离开南京,应该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可惜历史没有如果,人生更没有如果。生活就像是现场直播,从来都没有重播的机会,哪怕就是一秒钟。

五、

以前刚到南京时,不敢轻易念路名,每个名字读起来都觉得拗口,生怕念错了,每次看地名都紧张兮兮的,这么门那个门的,真不知道是那个门那个门出。
看看时间还早,就信步溜哒起来,沿着当年的足迹,顺着中央路,穿过湖南路的繁华,折转跑到珠江路,坐了会地铁,当年是没这个玩意的。
出了地铁,来到汉中门,龙蟠虎踞后,又看到了集庆门,以前舅舅就住在离这不远的地方,在朝天宫小坐了会,绕过王府大街,看到了三茅街,以前就在这里骑自行车和人撞了一架,摸了摸护栏,寻找着当年撞车的痕迹。
想起了五台山,想起了清凉山,想起了国防园,想起了音乐学院那圆圆的音乐厅,当然还有看到东南河海时的失望,想起了桥南沃尔玛购物的人群。

六、

静静的坐着新街口,时光就在眼前轻轻闪过,高大的银行大楼,怯生生的异乡来客,蹩脚的塑料普通话,始终面带微笑的银行妹妹。管家桥精品店的诱惑,自己口袋的羞涩。
低头弓胸匆匆走过的妹妹们,是准备随时冲锋还是传统中的所谓内敛呢?
满街的自行车,迷人的个性口罩,最怕的米字路口 …………
风卷起几片梧桐树的落叶,汽车也渐渐远离这座城市,只是我一直不敢去惊醒沉沉睡去的记忆,就像中华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