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社保政策的一点思考 因为社保政策的更新,网络里一片哀鸣,很多人都只是人云亦云,缺少独立思考,图个手快,一点就转而已。也许…
  • 滴滴为什么不开发使用预警系统? 乐清女孩搭网约车被害,再次把滴滴推到了风口,以滴滴的分量,还不会从浪尖摔下来。刁滴滴的是主流,也有人…
  • 迷失的亲情之外公 每次想起外公,总以为他还生活在故乡的小村子里,蹲在路边抽着烟,玩着跑胡子,其实他已经早已离开。最后一…
  • 放下的时候 《放下的时候》 作词、作曲:谭旋;演唱:刘烨 这些年过得有些疲惫 常常半梦半醒间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拼…
  • 碎碎念 – 世界杯 碎碎念 - 世界杯 四年一轮回,盛宴,也是恩怨,有世仇,也有新恨。喜与乐,尽在球门之间,有英雄,也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心情├光阴的故事

雪,终于来了,就像带着光荣而又神圣的政治人物,在万众期盼的最佳时刻准时到达,在全国人民晒雪的城市行列里,也有了我们。

以前,人们常说,瑞雪兆丰年;现在每逢下雪,都是一些媒体或者农业部门在说“瑞雪兆丰年”,对于长居城市的人来说,来年农村或者农业是啥模样,没人去想,在资源高度集中和垄断的城市,谁会关心这个?终究,涨水也罢、天旱也罢,大体城市里还是歌舞升平。

其实,老天爷是公平的,不会下一场雪的时候,刻意把害虫冻死,把益虫给暖和起来,在老天爷的心里,他们都是一样的,无所谓好坏,无所谓美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