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放下的时候 《放下的时候》 作词、作曲:谭旋;演唱:刘烨 这些年过得有些疲惫 常常半梦半醒间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拼…
  • 碎碎念 – 世界杯 碎碎念 - 世界杯 四年一轮回,盛宴,也是恩怨,有世仇,也有新恨。喜与乐,尽在球门之间,有英雄,也有…
  • YY的幸福生活80、山头的神仙 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表面上,一切都又回复了平静。山头的大神,也都若隐若现地浮了回来。 有来自…
  • 鸡和蛋 某日,我家的小朋友在看书,书上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小朋友毫不迟疑地说:当然先有蛋! 为什么呢? 蛋…
  • YY的幸福生活79、殃及池鱼 所有人都知道,小谷的离职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一件很平常的小事,集团、事业部、公司的高管都在第一时…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小说├浮生演绎录

YY的幸福生活76、江湖

隆玖公司是多元化的规模企业,员工超过5000人,四大中心、七个事业部,所谓中心自然就是集团的集中管控中心,如行政中心、财务中心等。事业部是按照业务单位来划分的,一般涉足一个行业,就设置一个事业部,如农业事业部、房地产事业部,每个事业部有数量不一的子、孙公司等经济实体。虽然对外介绍组织机构时都是说“四大中心、七大事业部”,貌似中心比事业部更牛叉,至少是同等地位,但是在隆玖公司却并非如此,隆玖公司的管理中心接受副总裁的管理,也就是总监级别,而事业部总经理都是副总裁兼任,事业部权限过大,极易造成管理中心容易被架空、集团管控名存实亡。

但是长沙管理中心却是个例外,属于类集团管理中心,也是集团北进战略的指挥中心,负责人权限类比集团执行总裁,该区域范围内所有的集团所属公司、办事处都要接受其管辖,这就意味着,这么一个新机构,将集团一分为二, 这也是集团总裁无法直接决定长沙这边的人事安排的原因。

有人说,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帮派,大的是少林、武当,小的或者没有名字。隆玖公司也是江湖,一个不算小的江湖,自然也有派系,大团体、小团体,大团体中有小团体,小团体之上有大团体,错综复杂。有时候,一个公司名义上的老大是董事长,但位高未必一定权重。
求职就如拜山头,扣响山门的时候,彼此都在衡量,都在寻找最佳战机,一举拿下。所以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比武时都是站上老半天,就是不出手,因为早出手的基本都被打残了。等待、适时而动,才是最佳选择。听到总裁说要回去讨论讨论,其实YY是明白的,虽然看到了些许光明,但不如过于顺利,江湖上的事,做对并不是最好的选择。长沙管理中心是整个集团的关注的焦点,更是各派绞杀的中心战场,利益场上,没有对和错,只有应该还是不应该。

几天之后,YY接到了长沙这边负责人的电话,时间间隔之出处于意料,见面时间更出于意料,晚上九点,地点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长沙负责人叫丁原,一个很有历史感的名字,至于其背景,YY一无所知,行使执行总裁权限,同时兼任农业事业部总经理。丁总个子不高,稍显瘦弱,眼角透出一股官吏的狡黠,隐约可见算计,陪同的人叫张非,农业事业部副总经理。

情景就如小说里的帮派拉新,都是先隐秘贬低你曾经的老大,吹点牛,抬高抬高自己,新人自然也得吹捧吹捧新老大,怕怕马屁,最高的境界就是有股浓浓的马屁味道,但彼此都不认为是在拍马屁,俗称“七术打马、八口吹牛”,丁总一顿东西南北后,具体的扯谈就交给了张总,当然,对于农业或者说对于农业项目,YY自认为不是顶级专家,至少也是候选顶级,这点是难不倒YY,关键在于分寸,让外行认可你,让内行钦佩你。经过约两个小时的海吹神聊,至少YY认为,目的达到了,余下的就是运气。

但是接下来的情节,并非按照YY的设想推进,再次验证了大师所言,过山车,,丁总几次回复说再向集团和董事长汇报,因为YY提得条件超出这个岗位的职级,近半个月时间,没有进展,反而逐渐冷却,从心理战角度出发,双方比拼的是忍耐,前提是双方都明白相互选择最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但YY不想再等下去,选择主动出击,也就意味着选择抬高对手的份量,果然,在YY主动出击的一天后,对方做出了回应,张总电话相约办公室面谈,张总实话实说,目前事业部正在筹建,职能部门的编制岗位还没批下来,但是有个子公司隆玖农产品销售公司的编制方案已经定了,还缺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行政人事综合事务和项目申报等事项,薪酬为基本工资加项目奖金提成,一年*来万还是有保障,YY当场没有答复,说考虑考虑。

从谈判的角度来看,对方已经把底线压得很低,事实上,也掌握了主动权,YY也需要一份工作。但是YY不想轻易就范,决定彼此再拖上一段时间,熬过了一丈,不在乎这一寸。周五的上午,接到对方子公司的一位常务副总经理的电话,“我是樊欧,隆玖农产品销售公司的常务副总,听张总说,你今天来报到,怎么没过来呢?”不知为什么,YY从电话里听出了自大、听出了自以为是,一冲动,本能拒绝道“岗位太低,待遇太低,暂不考虑,谢谢!”

周六的晚上,又是十点,接到了张总的电话,环境有点嘈杂,他大声在说:“刚刚开往董事长办公会,我拍桌子和集团的人力委把你的岗位和薪酬谈下来,按照子公司总经理级别定,先呆在农销售公司,等事业部编制定下来后再回事业部。你放心,我们是老乡,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张总,今后还请多看在老乡的份上多多照顾,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薪酬大致怎么样呢?”YY表了忠心后,也顺势提到了薪酬。
“基本工资一年*来万,我们一起努力把项目做好,再弄个*来万,一年就将近*十来万了,别犹豫了,下周一就来报道吧。”

事情,就在张总拍桌子吵架的情况下解决了,但是,从此,YY的身上也深深烙上了派系的影子,身入江湖,总得有个投名状吧。

Leave a Reply